太行喊山

作者:陈奇锐发布时间:2019-07-11 01:42

  一进太行山,心就跳得欢了,喉咙眼儿痒痒的,想喊。先还压抑着,顾及自己的年纪而不敢聊发少年狂。走着走着,上了太行之巅,呼叫的愿望直撞嗓门儿,几下就撞开了,那喊便喷泉般喷发出来。阳光下,绵绵射向天空的啊啊啊声,魂灵出窍似的,直到嗓门儿不痒了,才缩回体内。头回这样的喊,是在山西长治平顺县的太行之巅。二回这样的喊,则在山西长治壶关县壁立如刃的太行大峡谷底。两回喊山,相隔八年。

  我对太行山向怀敬意,青少年时便喜欢《咱们在太行山上》那支歌,六十多岁了却没有感同身受过,怎能不前去看上一眼?

  万没想到,那时的平顺一千五百五十平方公里土地,人均只一亩薄田,却十二亩秃山。平顺是国家级贫穷县,但是,还有另一个万没想到,她贫穷得反常赋有。

  平顺赋有的恰是早年形成贫穷的那些奇绝之山。早年,美是不能当饭吃的,也不能换钱。当年湖南张家界就曾是个美得绝伦却穷得吃不上饭的例子。那时,张家界的穷和美也都是由于山。那山是太奇绝了,但缺路,少矿,又不能种粮食,那奇绝之美就只有藏在深闺人未识了。

  到了平顺才理解,八百里太行山从中原大地拔地而起,便是起自山西的平顺。乘轿车一进平顺的大山,车在弯弯转转的山路上逐步上升,但见计程器数字不断增,却不见行进的间隔怎样长。两山之间直线五六里的间隔,盘山公路就得绕上二三十里,乃至更远。当车顺山路拐了几个山沟,奇特的现象便连续呈现了:那绵绵的几乎发乌的山,渐渐地变成了鱼鳞状,遍体均匀地长出很多白色鱼鳞似的——那是秃山上等间隔凿出的石坑垒成了石堰,再从很远处担来泥土填进坑里,栽上小树苗。小树苗已活了,但根还得几年后才干经过担来的泥土渐渐扎进石缝儿,需十多年才干长一人多高。十多年啊,麦苗依托远方担来那点薄土,虔诚地试探着寻觅细小的石缝儿,刚强地向石头扎根。俗话说树有多高根有多长。石头上长一人多高的树,那要支付多少艰苦才干扎下根啊!

  平顺许多山都是这样绿起来的。与南边的山比,那绿看上去几乎微乎其微,那但是挥铁锤钢钎,一下下凿山石注血汗,把一座一座石头山染绿的啊!我遽然理解,愚公移山的传说何故出自太行、王屋二山了。而申纪兰便是平顺最具代表性的愚公人物。申纪兰这位西沟村的女共产党员,当了几十年的全国人大代表,让她到省会当官她不去,几十年如一日,甘在西沟村当农人,带领同乡在有限的黄土地上种粮食,在光秃的石头山上栽树,八十多岁了还大声大嗓硬硬朗朗带领同乡们苦干着,她代表的是很多扎根太行百折不挠改动家园相貌的愚公式的公仆。八年后在西沟村再次见到她,穿着打扮仍然没有变,白色长袖衣,黑色长裤,布鞋,短发,脚步和坐姿都仍是那个姿态。她代表的是新太行精力,她带动西沟和平顺成了响当当的全国造林美化模范县。

推荐新闻: